清幽平实与幽默达观,梁实秋散文里的“清平乐”

2020-04-28 23:27 关键词:清幽平实与幽默达观,梁实秋散文里的“清平乐” 分类:优美散文 阅读:567

读罢梁实秋老师的散文,即手不克不及释卷;他的散文特征,可戏用一个词牌名“清平乐”概之。

所谓“清”,是指其幽静的样貌,“平”则为他平实的笔墨,而“乐”,即其诙谐悲观的肉体内蕴。

01 幽静中求高雅,平实处寻高深之“清平”

梁实秋的散文言语简约灵动,行文自然流通,罕有陈辞谰言,少有繁文缛节,而立意明显,论述活泼,起承转合,活泛不涩;致言趋境显,却寄意深入,令文从字顺,更上口可诵。

如他在《清华八年》里写道:

“最不克不及忘是路边的官柳,是真正的垂杨柳,好几丈高的丫杈古木,在春天一片鹅黄,真是柳眼挑金,更感人的季候是在秋后,柳丝飘荡到人的脸上,一阵阵的蝉噪,落日旧道,情形幽绝。”

这寥寥数句可谓凝诗流画,语重心长,而删冗乃至清,忆旧却如新,可不就是清爽?

再如《雅舍》里的:

“雅舍最宜月夜——阵势较高,得月较先。看山头吐月,红盘乍涌,一霎间,清光四射,天空洁白,四野无声,微闻犬吠,坐客无不悄悄!舍前有两株梨树,比及月升中天,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,地上暗影斑斓,此时尤其幽绝。直到兴阑人散,归房寝息,月光仍旧遥进窗来,助我苦楚。”。

真是绘声绘色,情形交融。其文辞高雅精巧,其思路进退两难,其行文涉笔成趣,片言只字,方寸之地,使人回味。既清丽爽净,更幽远艰深。谓之幽静,莫有虚言?

假如说清爽、幽静是其长,那末平实、夷易的语气更显他的独到。

梁氏作品多冠以“雅舍”二字,如“雅舍小品”、“雅舍谈吃”等等,他的笔墨却没有一味地寻求狷介忘尘、不食人世炊火的文人雅士之风;而是在有口皆碑、和蔼可掬、沉着其实上下了极深的工夫。如以下两篇《雅舍》:

“冬天一到,蚊子自然绝迹,来岁夏天一谁晓得我还能否住在“雅舍”!”

“雅舍”非我全部,我仅是佃农之一。但思“六合者万物之逆旅”,人生原来如寄,我住“雅舍”一天,“雅舍”即一天为我全部。即便此一天亦不克不及算是我有,最少此一天“雅舍”所能赋予之苦辣酸甜,我实躬受亲尝。

在他的散文里,鲜有哗众取宠,未见润饰假造,一字一句,亲热自然,一章一节,绝不自然。特别是晚近之作,兴之所至,信笔写来,不雕不琢,随意率性成文。

如他在《钟》里写道:

“不知谁出的主张,重阳敬老。‘礼多人不怪’,这也没甚么欠好。按例,通常年届耄耋的市民,市长签字致送一份礼品,算是敬老之详细表现。我已受过十几次如此的厚贶,包孕茶杯、茶盘、盖碗、果盘、咖啡壶、饭碗、瓷寿桃,毛领巾之类。客岁送的是时钟一具,礼品还没有出门,就先导致群情,有人‘横挑鼻子竖挑眼’,说钟终二字同音,不吉,况且是送不久肯定要命终的白叟,此言一出,为市长做事的人忙不迭的诠释说:不是钟,是计时器。”

梁实秋博通国粹、熟详故典,其散文中,用典处颇很多见,但他并不是任意用,更绝非滥用,而是力图其熟悉打听易通,力图其权势精辟。

他从不故作惊人之语,不寻求奇险之状,尽力制止佶屈聱牙或断章取义。如他在《睡》中写着:

“就寝是自然的支配,而我们每每不克不及享用。以‘天知地知我知子知’著名的杨震,我想他睡觉没有难题,最少不会失眠,由于他正大光明。心有恐惊,心有挂碍,心有忮求,倒下去只好辗转反侧,人还没有死罢了先不克不及膜目。庄子所谓‘至人无梦’,楞严经所谓‘空想祛除,寝寤恒一’,都是说内心原来宁静,睡时也自然踏实。”

梁氏用典,每每信手拈来,而上下相衔,浑然天成,无陈迹可寻。反之,梁氏在作品中亦用了很多方言白话和俚谚俗话,皆用之活泼妥当而不流于噜苏。如在《豆付干风云》中,他写道:

“(美国)海关职员臊不搭地饶上这么一句:‘你们中国人就是喜好带些希奇古怪的药品和食品?’”

此段中,一句“臊不搭的”加上个“饶”字,活现出那位奴颜婢膝的美国人,大惊小怪后自我解嘲的窘态。

另有《饺子》里的:

“‘好吃不外饺子,惬意不外倒着’。这是北平乡间的一句鄙谚,由于北平人过去不说这句话,都说‘煮悖悖’,这或许是满洲语,我到十四岁才晓得煮悖悖就是饺子。”

这段话则是像在与人唠家常,尽管说平谈无奇,仔细人却不难看出深蕴当中丝丝缕缕的思故怀旧之情。通篇看来,用辞用语老练稳妥,行文遣句平实易明是梁氏的派头,亦可说是梁氏所勤奋寻求的。

他的作品长篇大论,文义符合而无赘累;讪笑不欲过激,诙谐恰是火候;抒怀表意,不楹不火;谋篇结构,慢条斯理,给人总的觉得确是“清平”二字。

他这是于平淡中求高雅,于平实处寻高深,非大手笔能为之。他凡作文,“一篇之成,琢磨累日,一语之立,考虑再三”,作品在腹内,斟字酌句,周转很久,好像新瓦罐在土壤中埋过四时,那里另有燥性?

02 诙谐悲观之“乐”

以上各种,皆是梁氏散文情势上的特征;而他内容上的独到之处,即是“诙谐悲观”之“乐”的肉体内蕴。

他的作品叙写、评述无不庄谐并重、劝讽俱备,而又自但是然不留斧凿痕。如他在《剃头》中写道:

“假如你交一个刽子手伙伴,他一见到你就会相度你的脖颈,那边下刀适宜,这是他的职业使然。剃头匠俟你坐定以后,便伸胳膊挽袖相度你那一脑壳的毛发,关于毛发所凭借的人并无乐趣。一块白绸布往你身上一罩,不见得是新洗的,每每是斑斑点点的如皋比宣。随后是一根布条在咽喉处一勒。固然不会致命,不外箍得也就够紧,假如是本身的颈子好像舍不得用那样大的力。头发是以剪为原则,但是附带着生薅硬拔的却也难免,”

剃头本有不温馨的一面,但梁实秋在叙说的时分,居心夸大了本身的不高兴,把剃头举动夸大为施虐举动,从而发生谐趣的结果,使人忍俊不禁。

此种诙谐夸大,并不导向对剃头师的评述,却使得剃头中稍稍有点不适的人生履历,在艺术地实行回味时转换成了给人肉体享用的人生况味。

在他的作品里,写人写物,必声情并茂、活龙活现,不落巢臼。如他在《白猫王子六岁》中,他写道:

“猫偶然跳到我的书桌上,在我的稿纸上趴著睡著了,或是蹲在桌灯上面藉著电灯披发的热气而呼噜呼噜的假寐,这时节我没有误解,我不认为他是故意的来破我寥寂。是他寥寂,要我来陪他,不是看我寥寂而他来陪我。”

在《白猫王子五岁》中写道:

我们只好“片时欢欣且相亲”,愿我的猫久长享用他的鱼餐锦被,吃饱了就睡,睡足了就吃。

关爱一只猫而至于明白猫本身的生命逻辑,那里,梁实秋显现了他逾越自我中央认识、关爱统统生命的有情立场和悲观旷达的肉体。

他谈男子、论女人,开门见山,入木三分,好笑可叹;说中年、道老年,喜忧参半,人皆难免,惟有超然。

他在《女人》里说“女人喜好撒谎”,“女人善变”,“女人善哭”,“女人怯弱”,“女人机智”等等;在《男子》里说男子脏,“男子懒”,“男子多数无私”,男子好群情女人等等。这些观念假如严厉从理性评述的角度看,明显失之于偏颇。

但是,梁实秋的本意不外是随手借用对女人男子的通行见解,特别是负面的人道特点,在或为之辩白、或对之微讽中既投注本身的人道观念,更灌之以本身从谐趣偏好中所流暴露的勃勃人生热忱,从而使作品显得兴味盎然、朝气蓬勃。

在《中年》中,他说:

“中年的妙趣,在于相称的熟悉人生、熟悉本身,从而作本身所能作的,享用本身所能享用的糊口。”

梁实秋的人生立场就是享用糊口,他甚而推行之“人类最高幻想应是大家能闲暇,于必需的工作之余还能有闲暇去做人,有闲暇去做人的工作,去享用人的糊口。”

最能表现他乐生悲观立场的,则是散文《聋》,梁实秋说“我尽管没有全聋,但是也聋得能够。”

但对此他涓滴没有哀戚之心,他津津有味地引见本身怎样听不见闹钟、门铃、电话铃所带来的贫苦,饶有趣味地辩论耳聋能否足以避闲言闲语的成绩,最终他说:

“安于聋聩亦非易易。由于大家风俗了把我当作一个耳聪的人,而且不风俗于和一个聋子相处。看人嘴唇动,我可不敢唯唯否否,由于何时分宜唯唯,甚么时分宜否否,其间大有讲求。我过去一概以颔首称是来对付,结果闹出很为难的排场。我发明最好的对付方式是脸部无脸色,作呆子状。瞎子常戴黑眼镜,走路时以拐杖探地,大家晓得他是瞎子,都会躲着他。聋子没有标帜,两只耳朵好好的,不像是甚么零件出了缺点。”

在那里,实秋并没有由年迈耳聋而发生生命马上闭幕的焦炙感,没有由耳聋感喟自我生命已不完好。

他把耳聋当作一种极新的人生履历来享用而且与读者分享;耳聋所带来的方便,在这篇散文中酿成了诙谐悲观的肉体立场。

梁实秋以智者气宇审阅着人生百态,他的散文老是嘲弄而不失分寸,戏谑但留有余地,以智谕世,存眷人生,富于理性色采,让读者从理趣的阐释中体悟作者的人生立场,取得糊口的伶俐。

《狗》写本身畏狗的窘状,《病》写本身住院的为难,都是以滑稽的笔调款款道出,将当中各种不快无形地冲淡化解,勇敢自嘲但并不自虐,以本身智者的处世立场笑对人生百态,给读者以糊口的启示和鉴戒。

或许,正是由于梁实秋着重于糊口伶俐的开垦,着重于人生理趣的阐释转达,在表现手法上,他挑选了诙谐。

由于理性之于梁实秋是登峰造极的,而诙谐正是“诉于我们理性的好笑味”,是“于无足轻重的物品之中见出高度的深入的意义”,从而“放出肉体的火花”的艺术情势,理性与伶俐是诙谐的筋骨,诙谐是理性的载体。

理性关于诙谐的依赞同诙谐擅长表现伶俐的特质,方能见出梁实秋的伶俐和深入,方能显现梁实秋的妥当和悲观。

梁实秋老师

如斯,我们方能明白为何在《骂人的艺术》中,梁实秋将十条骂人的艺术论述得神乎其神,他只是在用诙谐雅谑的笔触来消隐对这类丑陋征象的不快。

梁实秋的智者气宇,使他的散文看不到那种深谋远虑的哗闹和平心静气的怨言,有的只是春雨润物似的神韵,令读者在掩卷之余有得于心。

他的逍遥容与, 以好笑消弥可憎的艺术处置惩罚,为读者的赏识接管供应了一个很大的盘旋余地;他的宽大和漂亮使读者与作者之间的间隔收缩,因此梁实秋散文的艺术影响也就见深见远了。

在现在消耗至上的期间里,留神生焦炙与急躁之气时,读梁老师的散文,岂不乐也陶陶?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琥珀散文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