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丨碧湾之上

2019-09-07 00:27 关键词:写物散文 分类:写物散文 阅读:990

碧湾之上

文丨黄义

堂兄黄光荣,干了一生乡村西席,退休后也不闲着,为乡邻白事喊礼之余,近些年一直忙于整顿族谱。几次回籍,翻看他从各处收集来的一摞摞材料,总让我寂然起敬。已到知天命之年的我,经常会在都市打拼中,碰到如此那样的狐疑。怎样办?或许追踪寻迹,走进汗青,是一个不错的挑选。而族谱是一个家属的汗青。靠近它,沿着那些书籍的印痕,可以触摸的是家属的家风和家训,那里安顿的是这个家属的魂。

据《罗江黄氏族谱流考》称:“我迁湘鼻祖明公系山谷公以后嗣,于明嘉靖期间迁移湘阴瑞灵台和碧湾”。山谷公即指北宋诗家黄庭坚,碧湾则是罗江黄家湾前称。迁湘鼻祖明公黄嘉琳,客籍江西分宁(现修水)双井台坪人,明代嘉靖期间爱洞庭山水,携家室宗族徙居于此。

我经常思考:迁湘近500多年来,这个家属在罗江繁衍生息,后辈发展的基因和暗码到底来自那里?或许,谜底在那一到处河洲和滩头上,在那一块块牧场和坟场里,在那一本本族谱和书籍中。无数次驱驰于世代祖居的故乡,那些从未知晓的家属秘密,那些先祖流传下来的家属故事,被层层剥开后,让人震动和感慨。

近500余年来,不断有人从那里动身,又不断有人返回。这个曾让人想逃离的中央,跟着光阴的更替,人事的代谢,又成了游子们半夜梦回的佳境。梦里故乡,它的表面就像被摄像镜头推拉摇移了一般,由恍惚渐渐清楚,醒后还模糊可见。

我曾在散文《罗江楚韵》复原过故乡的美:

“故乡罗滨村黄家湾三面环水,是罗江岸边的一座河洲。黄家湾南面的那条小河,微波涟漪。它本来就是罗江的一段,以后河道改道拉直,变成了内河。内河一起蜿蜒而来,坝嘴周、油埠滩、黄家湾、马家塅等村落摆设左右,坝、埠、湾、塅,地名皆因水而生。

站在露珠坡中学——乡里唯逐一所初中那片高地上端详故乡,就像翻开一幅扇形的水墨画:坐标上,纵列是一条机耕路(现在改成水泥路) 通向黄家湾,超出内河后有几条巷子向四周分散,可到到达其他乡村;横向南面是曲折曲折的内河,北面是娇小灵动的罗江,好像两条彩带系在几个乡村的腰上。在坐标内,红砖黛瓦、田野平畴、水塘小坝散布其中。”

碧湾,一个布满诗意的地名。它甚么时候更名为黄家湾,我无从考证。但我毫无来由地喜欢上了它!据村里白叟讲,罗江未改道前,那里曾经是水运的一个黄金船埠,成为内河后,多了份安谧,少了贸易氛围和炊火味儿。

有墨客说,“故乡真小/小得/只盛得下/两个字” 。故乡,曾经是贫穷、饥饿、疾病、洪灾的代名词,还一度被都市的繁华、喧闹、愿望、争论所挤压,小得让人忘怀,渐行渐远。有作家说,“如此的乡村,我曾经多么熟悉。它是我身体的籍贯,魂魄的故乡。以后,我‘唧’的一声,蝉一样地飞走了。乡村,成了我身上褪下的一张皮。”

是呀!与其说故乡是无形的、物资的,无宁说是形而上的、精神的!后辈可以回不了地舆意义的黄家湾,但一定要回到文化意义的碧湾。由于那是我们精神上永久的故乡。如果失去精神和文明滋养,没有仁义和孝悌的传承,缺少节操和品德的商定,我们的故园,留下的只会是苍黄与萧肃,那只不过是地皮与山水的拼集,是衡宇与坟场的组合,是一座真正需求整治的阔大的“空心房”!光荣的是,此次重修族谱正是修建这座精神故里的“地基”,是乡村复兴的又一次动身。

碧湾之上,那里一定危坐着罗江黄氏宗亲的先祖——黄庭坚,他的自述“似僧有发,似俗无尘,作梦中梦,见身外身”,让后辈品味出甚么是“清心去欲、随缘任运”的处世立场,甚么是“保持节操,超脱放达”的品德教养。翻阅先祖黄庭坚的诗作,我仿佛悟到了这个宗族生计的伶俐和底气。“黄流不解涴明月,碧树为我生凉秋”的崇高脱俗,“桃李东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的侠气激情,“行在江南最少年,万事过眼如鸟翼”的倔强潇洒,“未到江南先一笑,岳阳楼上对君山”的悲观通达,这些都是以后者入世取之不竭的伶俐之源。

十六世纪中叶, 迁湘鼻祖黄嘉琳离别江西,溯江而来。作为黄庭坚的后嗣,一定有先辈避世退遁、超然物外的一面。在罗江边上,他挑选瑞灵台这个水灾频仍、物产富饶之地,落籍于此,授室生子。二子黄子书以后识中罗江下流几里之遥的碧湾,垦荒栽培、捕鱼狩猎,今后开枝散叶,子孙繁衍。

每一个个别循着一个家属连续的脉络,展现在后辈面前的是一个个与运气抗争的“群雕”。以走日本粮子期间为例,我曾祖父黄庆桃在一个名为低二斗的中央被掳去挑东西,因对抗被刺杀;日本戎行经过黄家湾,前头屋“思二爹”黄庆思看到有落单的鬼子,他一锄头就打死了鬼子,并把尸首埋在青江滩上故事也流传至今。

糊口在这块地皮上的各色人等,不管贫穷还是富有,不论是残破还是安康,不论是平实还是辉煌,他们的名字都在族谱上留有一席之地。如果把族谱比作精神故里的“地基”,那末身居要职的军区政委、夙夜在公的公职职员、冷静耕作的人民教师、气吞山河的商界精英、辛勤劳顿的务乡村民、心灵手巧的工匠艺人以及在外打拼的工地民工,都是这座精神大厦的“四梁八柱”。

宋朝朱熹《宁州黄氏世谱续序》中写道:“江河灌注而不竭者,其源长也,松柏凌霄而不摧者,其根固也,宗支继绳而勿替者,其本立也。今而后,黄氏子孙其庶几乎。”我想,这也警省着族谱整顿者和宗族以后者:灭亡不是永久的离别,忘却才是!

碧湾之上,在都市化海潮中,让我们走近家史,回望乡村,记着乡愁!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琥珀散文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