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现在的位置:
  • 琥珀散文网
  • 名人散文
  • 新疆这个女子写的博文,名家赞叹不已,说是“本世纪最后的散文”

新疆这个女子写的博文,名家赞叹不已,说是“本世纪最后的散文”

2019-11-14 20:34 关键词:名人散文 分类:名人散文 阅读:219

昨日沈阳降了大雨,听说北陵公园平地里捞出了好几十个人,很惊动。我随即给网友的图片点了个大赞。鲅鱼圈的伙伴立时过来凑热闹,说他们那儿也下了好大的雨。怎样怎样的?一南一北,我夹在当中,立马感觉天儿更热了,滔滔的汗水哗啦啦的流淌,徒呼这个天下如斯不公。一边抹汗一边想,我这汗出如浆的,好像也不输与他们的下雨,心里也就豁然了。

倒了满满一杯水,一口气灌下去,抹一把满头的汗水,就幻想着一方绿洲,可以去潜藏。晚年去过草原,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,方才过了一场特大的大水,百里草皮被冲洗殆尽,满目标黄沙平展如垠,一片凄凉了无希望,不见了绿色,天儿热的好像也遇上今日了。我们那时是赶去救灾的,却只能扼手叹惋不已。却是醇香的琼浆、热火朝天的手把羊肉和仆人的庞大热忱,至今使人难忘。驾车疆域游图片

记得两个伙伴曾用六七天的时候,从辽宁到黑龙江到内蒙古,一辆汽车千里走单骑,呼啦啦撩了一大圈。最末儿发过来图片,一派空阔的大草原,大朵的白云衬着湛蓝的天空,悠远的情调沁到了心灵的最深处。那时我就眼馋的不得了,这会儿焦心起来,更不自发想要放声叫嚣了。

随便上彀扫瞄,看蓝天白云看草原河道,看花花绿绿的图片,寻找那一方绿洲。不觉转到了新疆,就发明了阿勒泰,会晤了阿勒泰的李娟。这个《我的阿勒泰》写的真好啊!

一篇篇的笔墨平白朴素率真,另有一点狡猾,却具有魔幻般的气力,那末样的分列起来,层见叠出的意象纷沓而来,不但屡屡地震动心灵,几乎是要把每一颗心、每一颗心的每一个瓣膜都搅成一锅沸海,神心怡荡之间,不知不觉的摇摇曳曳的便坠入了无底的深渊……这让我一会儿想到了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,读到以后时,就是这个模样。而李娟笔下的阿勒泰,几乎就是谁人布满诗意的缤纷多彩的马孔多。

那里的阿勒泰,各处布满了诗情画意,每一棵草、每一片叶子、每一寸地皮,都闪灼着人道的毫光。在李娟的笔下,那一片地皮是宁静和蔼的,宽大大气的,热诚而强烈的,却也是守旧而有力的,唯其人力的微小,更显出人道的伟岸。而这片地皮又是摇曳多姿的,不管春夏秋,就是残酷又漫长的冬天,也不遑多让。好比谁人大棕熊,即就是“像睡进了深深的海底”、“像是深深钉在冬天里的一枚钉子”,也是那末明显强烈,那末惹人眼目。而橐橐的人类好像安谧的大地一样,在猎猎的北风中尽管卷曲着身材,却永久是不甘于屈就的,永久悲观向上的,好像季候的单调与糊口的单调,也都那末富有兴趣。

而这都源于李娟的一双洞彻的眼睛,一颗易感的心。李娟是与大自然同呼吸的、同喜同悲的,她能感知一片叶子里涓涓活动的汁液,能发觉一分色采下通明的心跳,能掬起大地最深处那一丝清冷的风,以及人道河道中悄悄流淌又缤纷腾跃的碎小的浪花……由于眼睛从未被世俗的瘴气所感染,以是心灵才可以为所欲为、自在豪放……

笔墨在那里是灵动的是腾跃的,细致入微的窥察,力透纸背的描述,摆设着超乎凡人的想象力,让人每走几步都需求停下来歇歇,以便有一番回味,细细考虑以后,好像把谁人艰深的意境的骨髓都要炸出来。她的笔墨活泼诙谐,贫困的糊口,冷落的情况,在她率真的笔下都显得那末活泼喜人,各处布满着一种自然的人道的悲观。她写日夜操劳的妈妈、九十多岁的老外婆,写千里奔忙的哈萨克牧人,都是那末的心爱,滑稽。“外婆非常有眼色的。天天搬把板凳坐在门口等我回家。看到我手上拎着排骨,就赶忙很勤劳地帮手洗姜;看到拎了冻鸡爪子,就早早地把白糖罐子捧到厨房为红烧做筹办;如果看到我拎着一条鱼的话,则悄悄地翻开后门走了--走到近邻菜园子里偷芹菜……每次偷了芹菜返来她老人家老是做出一幅吃惊不小的模样,捂着胸口,直吐舌头:“哎呀观音菩萨啊,真是吓死老子了,老子恐惧得很……”哼,我看她才不恐惧呢。”……

读到《走夜路请放声讴歌》那一篇时,庞大的意象和激动如波澜一样滔滔而来,我不但被惊动了,我差不多就被谁人笔墨魇住了,连呼吸都不克不及矜持……

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?百度扫瞄一番,发明她竟是从未受过写作的练习的。而且,“李娟”这个名字,也太平凡了吧。“娟”是美妙的意义,女孩子为了美妙而取名叫“娟”的多的是,挂上差别的姓氏,便成为了各自的人,李又是大姓,“李娟”这个名字遍及了海说神聊,做模特的,开店的,上学念书的,乃至有开工场做老板的,一样也有写作的……从一大排的人物中区分出来这位女子,她居然这么年青,从二十岁可以,在悠远的阿勒泰,她把笔墨捣弄成了一幅一幅漂亮的画卷,一支一支动人的妙曲,魔笛通常,具有着从未被打搅的率真,并具有天才通常的灵性。

有人把李娟比作三毛,或源于奔忙劳累,有人把她比作萧红,或比于朴素纯美,更有人说她的笔墨是“本世纪最终的散文”——当中不乏成名已久的各位,乃至包孕外洋人士,任何人都不惜溢美之词。而在一些苦守碉堡的评论家看来,李娟的笔墨基本就不是散文,或应归于小说一类,一篇篇的联缀却又不符合小说的范例,好像又该归于散文了,迫不得已便把它们称为璞玉,意义是少于砥砺。这些评论家们好像也忙乱了,又不能不揭橥一下本身的卓识,就把逻辑也给弄的凌乱不胜的了。

在我看来,李娟的笔墨既是散文也是小说也是诗,大凡美妙的物品,基本无关乎归处。便如众人看牡丹,便只知牡丹,无关乎花。李娟从未受过写作的教训,由于不受束缚,方能形形色色。如今看来,所谓的学习,约莫都是画了框框的,是对人的才能和潜力的一种危险。笔墨实在不是写的,是心灵与情怀自然吐露于笔端,是读着的领会着的,真的不需求分别那末多的种别,想些啥就写啥,全不可以想“我今日要写一个小说了,一个散文了,一首诗了”……便固固执谁人形式,按帖描红,按图索骥,只要寄予于心灵就行了。也无需点评人家的笔墨是否是哪一个文体,合不符合范例,只要可以读,就是作品,导致了共识,就可成其为好作品了。

李娟最后的笔墨,没一点功利心,看起来就为着“好玩儿”,而一旦为着写作了,便要套上桎梏,好像也没那末艰深了。好比获奖的《羊道》,功力明明削弱,被一些人称为“流水账”,就是她出了两本书以后,专门为着写作而实行的一次旅游。而以后一段时候,约莫有半年,游历江南时的博文,行色匆匆,则明明对付差事了。因之可知,心里没有情绪,眼睛也就放不出色泽,纯美的心灵与容颜,惟有维持初心。

一口气读了小夜里的李娟,又敲出这么多字码,汗水淋漓了眼睛,又顺着手指淋湿了键盘,好像周身也没那末闷热了。都说好的作品就是全能的药,不但能让人的心灵沁透了,也可以让人健忘了统统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琥珀散文网 版权所有